【回顾】12348法律服务在您身边 |法律援助在政策、举措上对特殊群体有哪些照顾?-凯发网娱乐

【回顾】12348法律服务在您身边 |法律援助在政策、举措上对特殊群体有哪些照顾? (2020-12-25)

微信图片_20210111153041.jpg

主持人:在今天的12348法律服务在你身边的特别节目当中,我们请到直播间内的嘉宾有上海市崇明区法律援助中心的负责人卢玄桦老师,卢老师您好。

卢玄桦: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您,还有崇明区司法局向化镇司法所的所长刘林,刘所长您好。

刘林:主持人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您,还有堡镇司法所的所长段体明。段所长,您好。

段体明:主持人好,听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细心的听众朋友一定会记得,在上一次咱们崇明司法局带队请嘉宾跟直播间内的听众朋友,应该是收音机旁的听众朋友在互动的时候,关心的是什么?关心的是我们崇明的公共法律服务。那么这一次一听到三位的身份,大家就知道了,我们今天要来介绍的是援助法律援助这一块的工作。听众朋友一听到法律援助,可能马上想到的就是法律援助肯定对我们来说是一项福利,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享受到这份福利的。

首先它有门槛,得有相应的一个条件,你符不符合?但是除此之外,我相信不管享受到还是没享受到这份服务的朋友都很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的一个免费的服务拿到手之后,会不会因为他的免费质量大打折扣了?所以我们现在就请出卢老师跟大家说一说,你们是如何用一份成绩,一份荣誉让有这样的担忧的朋友可以放下这份焦虑的,有请。

卢玄桦:好的,主持人。我在崇明法律援助中心已经工作了10年。法律援助服务我的感受就是在我这么多年的工作当中,他与老百姓自己请律师获得的一个法律服务,其实内容和形式是一样的。

主持人:那么你们最近刚拿到了一个荣誉是吗?是什么荣誉?

卢玄桦:我们是在19年的时候,在全市法律援助质量评估当中排名第一,然后今年是排名第六。我们崇明区法律援助中心在19年获得司法部颁发的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主持人:听众朋友可能要问您了,卢老师,19年的时候排名第一是为什么能得到第一?今年的话2020年第六,这怎么就成绩下滑了吗?怎么理解排名?

卢玄桦:因为我们其实法律援助中心一直就是说关注的就是一个法律质量。大家有句俗话就是说好像免费的没有一个好的东西,但我想结合我的工作经验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崇明法律援助中心是如何给普通的老百姓提供优质的一个法律服务,在这里我想跟大家说法律援助是免费的,但法律服务质量是有保障的。

主持人:请把你们做的事给我们做一个交流。

卢玄桦:我想先讲个案例,我在刚参加工作时候,印象特别深刻,在我们崇明一个学校里面有个绿化工程,当时请了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做绿化维护,他在上班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他当时没有跟绿化公司签订任何劳动合同。然后,他找到了我们援助中心,说现在他单位不愿意对他进行赔偿,来寻求法律援助,我们当时第一时间就给他指派了律师。律师第一时间看下来,他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证据材料来证明他所说的工作时间摔伤,以及他受雇于单位,是没有任何证据材料的。但是从他嘴中说出来的客观事实绝对是有的,但法律事实能不能证明得出来,非常被动。是一点证据材料都没有的。当时我们想办法看看怎么样帮他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第一时间想到要帮他调查取证,要把他所说的一些事实用证据的形式固定下来,我们第一时间和援助律师就到学校里面去,向学校了解相关情况,因为学校和单位签订了相应的承包协议。了解相关情况,我们确定下来学校和这一个单位是签订了绿化维护的承包合同,是有工程承包合同的。承包合同我们先把它调到。第二个,我们固定说这个员工,你们学校的人有没有见过他?学校相关人员说我是见过的,而且说在哪个时间,他几点到几点在里干活,我们把这些学校里面见过这个人的相关的证人证言,我们全部把它给固定下来,证据链就形成了。

我们就证明第一:学校和绿化公司存在一个绿化的外包养护合同。第二:他这个人在这个学校是做绿化养护的工作的。而学校没有单独跟这个人有一个什么养护的合作。所以这样不就形成了一个证据链。通过第三方(通过学校)来间接的形成个证据链来证明他确实是受雇于绿化的公司,而且是从事这个工作,他当时摔伤的时候是有学校里面是有目击证人的。

主持人:你们花了几天的时间把这些证据拿到的?

卢玄桦:因为学校在陈家镇,我们崇明地域是狭长型的,我们在南门跑过去的话,在路上就要花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然后相当于我们那天是我印象很深是早上7点多的时候就去了以后,到下午大概回到单位时候天已经黑了,已经六七点钟。

主持人:整整这么一天,那也不错了,在我想来还不得几天。然后去拿这些证据的时候有没有受阻?顺利的人家就给到你吗?

卢玄桦:当时因为我们是首先亮明身份的,我们是代表法律援助的,然后我们开了正规的介绍信,作为学校来说也是积极配合的。我们关键是我们掌握了这些证据材料之后,然后再通过诉讼,维护了当时外来务工人员的合法权益。

主持人:结果是怎么样?这个结果维权的结果是怎样?

卢玄桦:他按照法律规定,该赔的钱全部都是赔偿到位,一分不差,但是我还要说一个细节。当时在法院开庭的时候,对方律师就提出来,因为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他是完全不承认,劳动外来务工人员是受雇于他的。当我们把证据链当庭拿出来的时候,他就转方向了,他就说那么我们就调解吧,调解我们打个8折行不行?按照比如说我们应该赔10万的,我们打个8折,赔个8万行不行?当时我们就明确表示这个不行,就是要按照法律规定有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因为我们认为是有一个导向性的。作为单位来说,他一开始我们认为是比较恶劣的,对应该要承担的责任,他没有承担,他一开始就是逃避责任。当我们把无可辩驳的证据拿到法庭上的时候,他才承认,还要求就是说要减少他的赔偿的责任。

要不然他就是一点不承认,一分不承担,要不然逃不掉,他就想少承担,而法律不是橡皮筋,更关键的是咱们的法律援助的质量是一点都不打折扣。

我们要通过这个案子,给单位要传达一个信息,就是说你该承担的责任就应该要承担。如果说我们反过来说,如果说当时我们同意打折的话,那么到时候说,我只要拖到最后,要么就不赔,也有可能我少赔,最后对单位有一个很不好的一个导向。就我们通过这个案例就我们全赔了之后,这个单位也知道了,这个责任我是逃避不了的,以后的话如果再遇到的话。我相信也有可能,这个单位也是会第一时间就想到最后我也逃不掉,所以还不如不要浪费这些时间。

主持人:是的,对我们社会来说,有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价值引领。太棒了。所以刚才我们说,你们之前是得第一名,这次排名第六,我的理解,他评估这一年的质量的时候,法律援助工作质量就可能还要分。所谓的丰年,就是这一年法律援助的案子特别多,或者从标的上额度大,但是其实从服务的质量来说,对每一个来寻求法律援助的帮助的人来说,不管标的大小,你排第一还是排第六,对他来说都是百分百,只要你们用心尽力,像这个案子所说的,你们去找证据,帮他一点不打折扣的维权维到位。我觉得你们在每一位受援的当事人的心中,这个分数是超过100分,是120分的,绝对的满意,所以掌声给到你们,我相信也是绝对的值得欣慰的,对吧?所谓的排名有很多的一种因素的考量,但是得到的结论就是咱们的法律援助工作是一分都不打折扣的,别看它是免费的,当然也有一个门槛,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得到。其实现在你看卢老师,正是年根年底了,这个时候我们格外的会想,一些相对特殊的群体,他们过得好吗?他们的困难有没有被帮助的特别的到位呢?前面其实讲到的这位外来务工人员,他也是比较特殊的群体,但我还是想追问,尤其像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在薪水都拿到了吧?不会被欠薪,包括老年人甚至是残疾人朋友等等的,他们都好吗?你们能够力所能及的为他们做些什么?

卢玄桦:好的,主持人。我们对于特殊群体有相应的政策倾斜的。我们在法律援助中,比如说农民工、外来务工人员,我们给他援助的话,比如说他的诉讼请求是要追索劳动报酬或者是发生工伤的话,我们是免于审查他的经济状况的。像残疾人的话,我们对于就是说智力上面说有些残疾的话,我们也是放宽了事项的标准,以及放宽了经济状况的标准,我们和区残联有相应的救助工作机制,区残联每年有固定经费,转移支付到我们援助中心来保障为残疾人提供相应法律援助的服务。

主持人:也就是说法律援助有个大的条件,但是对于一些特殊的群体的话,我们门槛其实是放得更低了。

卢玄桦:对,有降低。

主持人:比如说务工人员就不看你的经济条件,你是要讨薪水的时候,包括工伤的时候,都会不看你经济条件是怎样的,给你提供法律援助,免费的法律援助,是吗?

卢玄桦:是的。

主持人:太棒了,非常的暖人心。我们来看一下,这是一笑网友说,刚刚听到节目能不能说一下法律援助需要什么条件呢?可能大家也想了解有没有可以享受到这份服务。

卢玄桦:法律援助一般是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经济困难标准,第二个是法律援助法律纠纷的范围,是要在我们法律援助的事项范围内。具体来说一下,比如我们经济困难要家庭人均要低于2480元,然后名下没有汽车,人均存款要低于5万元,相应的只有一套自住的居住住房,这就符合经济困难标准。然后像具体的法律援助事项范围,涉及比较多的像老年人的赡养案件,包括交通事故案件,包括外来务工人员讨薪的案件,还包括相关医疗纠纷的案件,这些这种常见的都纳入到法律援助的事项范围内。

主持人:好,“这是开心如意”网友留言说,“法律援助为弱势群体服务,彰显法律的底线和良知”。“山不高水不深”网友留言说,“法律,生活当中最后一道防线和底线,保障我们的行善除恶,彰显良知”;“fly”网友留言说,“拿起法律的武器,难道我们的法律袋袋只有武器吗?显然不是。因为法律服务就用事实告诉我们了这个答案。那么除此之外,法律还有哪些多极的表现形式?这大概不仅仅在法律服务的延伸品里,更多的是我们看待法律的视角和过去有哪些不同了”。这说的也特别好,而且非常的具有哲理性,就我们讲法律的武器,但是不一定拿法律这个武器来说,还包括我们给到的温情的服务,不一定是到庭上剑拔弩张的去辩论等等,其实你们这些温馨的服务很能帮到大家。而这位网友提示我们说,其实除了法律服务之后,可能还有我们看待一些事物的视角,包括我们法院判案,不仅有判的,还有撤诉的,还有调解的,对吧?这些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加顺畅,我们更加能够有获得感和幸福感。所以我们的司法局,我们崇明司法局,我们的法律援助的团队,也同样给大家带来这样的一些温暖和帮助。

我们现在来请出崇明区司法局向化镇司法所的组长刘林刘所长,咱们司法所是服务一站到底,这一站到底能走多远?到底能到什么程度?有请您给我们做个介绍,好吧?

刘林:好的。说到一站到底,就是大家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我是觉得一站到底的话,就对于咱们老百姓来说,跑到我们司法所来寻求一个法律上的帮助,一站到底对他来说,他就希望他这一次来,能够把他基本上所有的事情能够解决掉,最好他的法律援助申请解决,除此之外,他可能更希望的是他的困难也能够相应的得到解决。所以其实对于我们基层司法所来说,可能跟咱们刚刚卢老师是援助中心的我们的角度是不一样,他们可能就收到的案子是专业性的法律服务,但是对于基层司法所来说,老百姓跑到我们的窗口来,我们提供给他们的不光是一个收件的服务,因为咱们司法所承担法律援助的工作,主要是一个是法律援助的宣传,另外一个就是法律援助的一个材料的初审和暂报,就是我们收下材料,然后再向咱们区援助中心报送,如果光从简单的职能来理解的话。我们可能就是一个小喇叭,还是一个邮递员,对吧?但是其实从我们接待老百姓,深刻的跟他们面对面的接触来说,我们就能够感受到他们在碰到法律纠纷上的一些困难和疑惑。

主持人:你说起来是非常的有底气的,你这样,咱不做说明文了,你给我们做个记叙文,给我们讲故事。到现在在此刻,在你的心中,有没有两件事,就你们给提供的一站到底的服务,有两个服务,当事人被你们服务之后满意的勒,然后给你的服务,实际上你觉得这份工作是那么的有成就感,就说两件好不好?

刘林:我就说几个例子,刚刚其实卢老师讲的那个例子我也是深有感触的,就是我们司法所也会碰到的,很多老百姓在法律援助的法律事项的证据上面是很缺失的,意识上是很薄弱的。像我们我记得是去年年头上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在我们这边一个工地上干活,也是老板拖欠工资,当然跟咱们援助中心讲的案子不一样,老板是给他打了欠条的。可是当时他们把这欠条拿给我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不对,因为他欠条上写的比方说是3万多块钱,32500打个比方,但是他这个欠条有一个点就点在零的前面了,就给人感觉像是3000多块钱了,所以其实他这个证据如果说出示出去的话,是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碍的。

主持人:我们有的时候看到那个钱也会比方说325,逗号,00,有的时候也确实会有逗号。你能教我们一招吗?

刘林:如果说你是写逗号的话,你这一逗肯定是要逗的不要像点。然后打了逗号之后,最好后面是有个点零零就比较好了,一百零零这样的话,点后的钱都算角分,这种区分,你这一顿号的话就变成什么了?它不是顿号,它是一个点,可能习惯性的它就写了一个点在0前面了,然后导致金额就缩水,对吧?缩水来打了1折了,他就不能够读成理解为角分的对不对?对,然后而且他也没有大小写,他弄没有大写,就只有这个数字,老百姓不太懂,拿过来给我们看,我们就觉得虽然说事项在援助范围,对吧?但是这个证据我们收到之后,对外来务工人员来说肯定是对他们官司是比较不影响不太好的,有不利影响的。然后,我们就帮他们跟老板沟通了,因为我想必须要帮他固定证据,我们司法所其实做很多工作都要帮老百姓来固定证据了。就跟老板联系,我们也是手机通话,跟他老板联系,然后通通过事实的一个详细的一个交流,把金额也固定下来了,然后我们通话因为也是录音的,也是跟他说过的录音。这是合法的,对跟他讲过了太好了,因为我说我们是希望先调解,就跟他说老百姓到我们这边来反映这个问题,我们想先了解一下情况,对吧?你怎么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一定把官司打到底,对方要调解他都不调解。

我们司法所的宗旨就是能够调解的话,我们绝对不法律援助,因为我们知道走到法律援助的那一天,就是他最后,包括时效上、时间上、精力上、成本上、可能执行上面都会有很大的一些困难嘛。

主持人:卢老师那个案子主要是上来他们就不地道,对吧?到最后,我们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那么千辛万苦的拿来了,就等着你付钱,该付的钱你付,你开始打赖,绝不允许,这时候调解已经没有机会了,对吧?你这时候才刚开始。

刘林:对,然后老板这边还是蛮诚恳的,说的确给他打过一个欠条,然后我说欠条金额是多少钱,然后他就把这个金额说了一下,然后我就说你金额确定的,是吧?就跟他进行一个电话的沟通,后面是因为他表示他自己实在是没有这样一个精力或者是什么来做这样一个调解,我们想调解不成的话,我们也要给他们做些进行法律援助。所以,最后这个案子交到咱们援助中心。援助律师接到之后,最后法院也是到我们这边来取证的,然后由我们出具了一个调委会出具了一个情况说明,外来务工人员的钱,最终是这个案子是通过判决来到位的。

最后影响到判决你们胜诉的关键点,怎么把那个点给去掉,肯定不是用橡皮擦擦的。

我们给他们出具了情况说明,就是表明我们跟他沟通的过程中,他对这个金额是表示了认可。不是点,不是几千块钱,是几万块钱。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当时印象特别深,那会我怀孕快生了以后,给他们打完电话之后,后面我就产假。产假期间,老百姓不是拿到钱了,跑到我们所里来,说要给我们写感谢信送锦旗。我们就说,你们拿到这个钱也不容易,买个锦旗要几百块钱,其实没有必要,你们有这样一个心意,我们觉得工作也是比较值得了。

宝宝将来也让他学法律,你这宝宝在你肚子里的过程当中,妈妈做的这样的善事,他一定性格是非常的暖人的,我们一定能够相信确信这一点。太好了。这是山不高水不深网友就留言说了,你们的服务一站到底在我的理解就是服务一步到位,而听你们讲故事真的是生动鲜活,具体感人。你看大家爱听你们讲故事,好,我们还是不过瘾,再说一个孩子后来生出来之后,你又做什么好事了?

我讲一讲,可能有点跳过我们法律援助,我现在可以讲一个广义的法律援助,咱们讲狭义的法律援助可能是诉讼类的援助,其实从司法所来说讲的就是我们的援助是广义的,任何老百姓有什么困难,我们给他们做调解,给他们做一个咨询,都是一个援助,像咱们就上上个礼拜,我们就一个老人。我们崇明有个特色,就是老年人比较多。厂里的聘用一般都是这种已经到达劳动年龄之外的老人了。因为我们的大量的劳动力人口都在市区,这些老人其实不受我们劳动法保护的,他是属于民事上的一个可能合同上的雇佣上的一个法律关系。这个老人在工厂里干活,然后就摔伤了,把手给摔骨折了。摔骨折了,老板就是可能花去医药费大概17,000块钱,后续还有一个拆钢板的费用,3000块钱。老板就是后续拆钢板的费用不愿意给。

就跑到我们这边来咨询,不是来援助。我们了解这个情况的老人家当时是比较哭的挺伤心的,因为他觉得他要求也不高,就希望把医药费包掉。后面,我们觉得这个案子还是有调解空间的。做法律援助,其实我们还希望跟他尽快的能够把金钱能了断的话,对他来说他是最大的一个期望,所以跟这个公司老板去沟通。沟通下来,刚开始也是不顺畅的,老板觉得你打官司好了,反正我打官司我们就奉陪。后面,我们通过电话,还有跟他们上面的一个大老板,这样大家沟通下来,他们也能够理解到老人他的一个医药费是他基本的一个法律是保障了,这是必须要赔的。你即便是最后去诉讼的话,你也是要承担一个费用的,对吧?如果说老人家去请律师,律师费你要承担。做鉴定,鉴定费你也要承担,就是你的成本可能比这还要高。最终通过我们调解,就是说他也就是认可了这样一个金额。我们把这个,算是援调对接,我们礼拜一把他给金额给结清了,当时也是挺感谢我们。

主持人:太好了。对他来说你别小看那几千元钱就是救命钱,因为他人受伤了之后,他的劳动能力又受到了限制,修养的时间,他收入又要减少了,还不一定有多少积蓄,咱们过日子都知道很不容易的,你加法做不了再做减法。开源节流,它这就反了,所以你们这就是雪中送炭。做妈妈的都会给宝宝讲故事,刘所长你给宝宝讲的都是法律援助的故事吧? 法援宝宝多好多阳光充满了和善。妈妈每天陪着宝宝的时候长大都是笑意盈盈,这个笑还不是普通的笑,都是大爱之下为社会做出付出,帮助别人的笑,真的是功德无量,特别棒。

好,我们现在再来进入一位所长,这是堡镇司法所的所长段体明,段所长,你们这有一个门诊室的法律援助专科服务平台,那么这个门诊室究竟怎么个挂号法?要不要挂号费?咱们怎么样通过这个平台来帮助受援人?

段体明:主持人好,其实刚才主持人讲到,门诊式的这样一个法律援助的服务平台,门诊室其实我的想法就是说我们门诊其实是借鉴了医院的这样一种做法了。然后就是说有医生坐诊,衍生出法律医生这样一个概念,就是医生可以对症下药,我们的法律医生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法律坐诊,老百姓有什么事情到我这边来,比如他需要援助,需要调解、需要咨询,然后我可以对症下药给出不同的法律意见。

主持人:好,刚才我们网友留言说了,“爱听故事,故事生动鲜活,感人。”你也一样,给我们来感受一下,当事人是怎么找到你们,这个门诊是怎么样的,一步一步给他解释,帮助他的。

段体明:好的,刚才刘所长也讲了,我们崇明的老年人也比较多,我们是依托人民村的为老服务中心,我们还打造了一个为了乐心居的法律援助的一个联络点。这里面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个具体的故事。我们前段时间有一对老夫妻,带着自己的孙子,到我们这边来索要抚养费。我们暂且称他有老顾夫妇,他带着孙子小顾。实际上小顾今年12岁,在我们堡镇正好在上初中预备班这样一个年龄。他很不幸在13年的时候,他的父亲不幸因病去世了。这已经让他的家里面生活变得非常的困窘了。在这种情况下,更让他伤心的就是他父亲刚刚去世4天,他母亲也离他而去离家出走。

主持人:那个时候我们算一下,应该他也就只有五六岁。

段体明:对,就是四五岁。父亲刚因病去世,刚刚4天,母亲就离自己而去。

主持人:因为什么呢?

段体明:可能涉及隐私,我们也不好讲当事人具体怎么样,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一个

主持人:妈妈是离开了,不是不在?

段体明:不是离开,是离家出走了。这样一个情况,小顾感觉更伤心了,就是说觉得好像自己被抛弃。完全孩子在幼小的心理医生安全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另外的话,觉得好像现在父亲去世了,母亲又离开了,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一样,所以说这个时候受打击非常得大。按理讲,从法律人的角度上来讲,这种情况的话,父亲不在的话,像对于小顾来讲,他的母亲理所应当应该承担起这样一个监护人的职责,对吧?但是他的母亲由于离开过之后,就是小顾的这样一个监护和找一个照料的一个义务,基本上都落在了他爷爷奶奶的身上。

主持人:我很好奇,从专业的法律角度来看的话,咱们有没有一个方面或者组织有义务,去帮这个孩子,把他妈妈找回来,因为他这对于孩子未成年来说是一个义务的放弃,是不是不允许的?权利允许放弃,义务不允许。另外,我也很好奇你们接手这个案子之后,有没有寻求一些心理方面的专家对这孩子给予一些关心?这两个问题我很关心。

段体明:是这样的,我们后来也通过他的爷爷奶奶了解了具体的情况。据他的爷爷奶奶说,就是他母亲走过之后,后来可能毕竟孩子,刚才你说的四五岁孩子还小,也不忍心,后来也偶尔的会过来看一看小顾,但是只是看一看,也没有物质上财力上这方面的支持。主要还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进行照料、监护、花费基本上都是爷爷奶奶。

主持人:就是说从法律上你要严格界定,他放弃了抚养的义务的话好像也有点牵强,它又不是完全对吧?

段体明:偶尔还会过来看一下,但是这个物质上又没有多少,然后给他个关爱

的话也比较缺失。另外的话,随着小顾的慢慢的长大,相对来讲,老顾夫妇经济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因为小孩子大了吃穿,各方面花销,家庭支出也比较大一点,生活变得越来越捉襟见肘了,对吧?老顾夫妇他们两个本来也没有退休金了,基本上是靠低保维持生计的,经济条件也不好。后来,随着小顾的这样一个成长,花销大了。了解的一些情况,他们自己其实也想着去通过打一下零工,也可以补贴一下家用,缓解一下这样经济困难。但由于他们文化水平低、年龄大了,毕竟他们两个都已经年近古稀,六七十岁了,这种情况下,去找份临工的话也比较难。

又没有这样一个经济来源,想要去自己挣一点零花钱,来补贴家用又做不到。一个小孩子又要去抚养,还要上学,各方面的花销变得大起来。

主持人:同样是带孩子,你要知道20岁、30岁、40岁、50岁、60岁、70岁,体力等等各方面,那是不能比的。这压力可想而知。

段体明:对的,我记得当时是2019年的9月9号,在我们乐心居的点位上,我们有一对老夫妻,带着孙子过来进行一个法律援助的申请。后来在聊天的过程中,发现其实老夫妻两个也是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为什么这样?因为老夫妻两个心里也非常的善良,他们觉得但凡我生活能够过得去的话,我不愿意和我丧偶的儿媳对簿公堂,他觉得这样的话很难为情,觉得于心不忍,本身自己的儿子去世了,觉得对不住儿媳妇,心里面感觉也有点就觉得不忍心了,然后再去给他对簿公堂。但是,小孩子有自己的孙子又要去照顾,实在没办法,后来老两口商量下来过,还是要进行申请法律援助,毕竟为了孩子着想。

主持人:好,我们来看一下阿基米德的平台,这是网友尾号170,他说,“其实我们是可以请当地的党组织来帮助的。”那么我们听听段所长接着把这个故事给我们讲下去,一个特别暖心的帮助的事情。

段体明:我们接触到案子过之后,也比较同情小顾的遭遇,后来我们也是通过走访村委会,包括他的邻居,包括和他的家人交谈,和相关的一些部门,比如说妇联或者说党组织,我们各方面了解情况。他是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另外的话,他的遭遇确实我们觉得一定要为未成年人,通过法律争取到他的合法的权益。我们第一时间就是把相关的证据材料梳理过之后,觉得符合这样一个条件,就尽快把初审把关完成,把相关的材料报送到我们的区法律援助中心。也就是卢老师那边,最终我们这个案子去法律援助中心通过把关,最后批准了法律援助的申请。后来为小顾指派了援助律师,这个结局还是比较暖心的。

主持人:就是派律师之后可以给他的实际的帮助是什么?

段体明:律师的话可以去通过诉讼的话,可以去索要抚养费。索要抚养费过之后,他的爷爷奶奶抚养他的过程当中,经济压力可能会减轻不少。

另外,对于小孩来讲,可能更希望和爷爷奶奶在一块,因为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也是有感情的,母亲偶尔来一下的话,感情的话,虽然是母子,但是和爷爷奶奶相对来讲比较亲一点。

主持人:所以跟爷爷奶奶生活可以,但是老人家年纪太高了,经济上面的话可能会压力。妈妈的话,生活上可能有一些考量,甚至有实际的困难,我们也不能就妄自就评价。但是对不起,你可以做其他的一些安排,但这个孩子在法律上你有义务要照顾他,所以一个母亲的义务还是应该尽的,你得把这个钱得拿出来,但是如果没有你们法律援助的帮助的话,这老人带着孩子到哪去找这个妈妈是吧?你们就后来找到妈妈的话,是老人家给到你们的线索?

段体明:对的,因为妈妈不是找不到,我刚才也讲了,她偶尔也会看一下儿子。只是说不愿意出抚养费,平时也没有出。现在老人没办法,只能是通过法律途径,通过申请法律援助,为他的孙子来争取相应的合法权益。

主持人:太好了,非常的温暖,这是山不高网友留言说,法律援助助力百姓,睿智服务喜气洋洋,所以在明年,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再听听卢老师最后做一个总结。未来新的一年,你们的工作的计划,这个抓手是什么?有没有已经跟大家商量好了。

段体明:我们打算在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建设下,法律援助作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里面一个比较重要服务形式,我们想如何依托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法律援助更好地为老百姓提供相应的服务,我们具体是怎么想的,现在我们体系建设,包括区一级的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乡镇的公共法律服务的站、室,以及村居的点位,其实硬件上面都已经建好了,如何运转起来,能够有效地提供服务。举个例子,一个老百姓过来咨询的话,它其实是不特定的,一天下来,可能二三十个人,都是不同的法律的问题,相对一个值班律师来说,不可能所有的法律问题都是精通的。就像好比一个医生,你不可能所有领域的,你看骨头的,你可能说你内科也不是完全精通,我们怎么样解决一个问题,而且法律服务的话,它其实是的是一个低频服务。不像衣食住行,只有遇到法律纠纷的时候,才会关心说我去哪里可以获得相应服务。我们就想如何来解决这个痛点问题,我们想把站和室,定位为一个就是法律服务需求的一个收集的一个功能的定位。

主持人:然后你统筹,有的放矢,点对点的服务,对吧?

对。需求全部统筹到区级中心,然后进行法律服务需求的一个匹配,比如说我们可以把交通事故全部统筹起来,让擅长交通事故的律师来提供相应的服务。就这样的一个收集和一个匹配,公共法律服务体系能够起到实效的话。我觉得最终真的就是说能够改变老百姓在寻求法律服务需求的一个帮助上的习惯,能够改变掉。如果说能改变,我们的成效就显示出来了。

今天讲到的这些故事,我们觉得一个字非常的暖,非常的暖。然后听卢老师你展望明年的工作,我们觉得我们能感觉到你们的气,那个气势气场,我们非常的期待,等到明年你们又辛辛苦苦的做了一年的奉献,付出之后,再到我们的节目组来跟听众朋友再来做交流。我代表大家向你们说一声辛苦了,谢谢你们。好,我们今天的12348法律服务在你身边的特别节目就到这里。